今日财经最新消息,理财产品推荐,区块链行业资讯 - 中虹股票财经网

香港人把一家云南米线吃上市

图片截自招股书

招股信件息显示,截至2021年、2021年及2021年3月31日止的财政年度,谭仔分别录得收益15.56亿港元、16.91亿港元及17.94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7.4%。同期三年溢利分别为1.97亿港元、1.9亿港元及2.87亿港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0.7%。

于最后可行日期,谭仔国际共经营156间餐饮店,包括覆盖港九新界18区的76间谭仔餐饮店及74间三哥餐饮店、深圳的3间谭仔餐饮店及新加坡的3间三哥餐饮店。依据市场调查及咨询机构欧睿国际报告,按2021年餐饮店数目计,谭仔为香港亚洲粉面专店铺的第1位,占市场份额六成。

谭仔能在香港粉面界称霸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其对米线的革新与当地化融合。

谭氏家族祖籍湖南,于上世纪60年代赴港,可能是受此影响,谭仔在香港首创了车仔面式麻辣米线怎么吃,即融合了云南米线、四川麻辣口味、与港式车仔面式添加多种配料的烹煮方法。除此之外还提供如“土匪鸡翼”等在当地颇具特点的小食,后因获得美食家蔡澜在专栏内推荐,飞速走红。

为适应当地香港人清淡却想寻求刺激的口味,谭仔依据自制配方调制出多种辛辣汤底,包括麻辣、酸辣、煳辣等口味,也提供不辣的选项。一个标志性的特点是,谭仔会让客户根据我们的爱好从10级辛辣程度中做出选择,这个举措如近已成为香港相同种类餐饮的标配。

颇具特点的口味,配合速食餐厅式经营手法,不到50港元的客单价,与谭仔多聘请云贵川赴港新移民员工阿姐造就的独特品牌风格和好服务态度,让谭仔飞速在香港粉面市场脱颖而出。

另一方面,从早期便践行的高度标准化及可扩张的经营模式,是谭仔在一众粉面店中崭露头角,最后成功规模化、品牌化的主要原因。

早在2009年,谭仔云南米线开始推行五常法管理软件,即保持品质环境的一种低本钱管理办法,在当时是香港第一家推行这种办法的粉面店,后期,谭仔还开始了中央厨房建设。现在,除去新门店经营的新加坡和深圳使用第三方采购代加工的模式外,香港区域均由中央厨房进行集中采购和生产,再将半成品分配至各家店铺。

在如此的高标准化操作下,谭仔的纯利率在2021-2021年度分别为12.7%、11.3%及16%,这在香港连锁速食品牌当中是高水平。

不过香港市场容量毕竟有限,在整体营收渐渐稳定、当地门店经营愈发趋于饱和的状况下,谋求香港以外的扩张是谭仔将来的经营重点。

招股书显示,本次谭仔国际上市集资额预计将用于扩大香港、内地、新加坡、日本及澳洲餐饮店互联网和中央厨房。计划于2024年3月31日之前分别在香港、中国内地、新加坡、日本及澳洲开设约44间、55间、24间、25间及15间新餐饮店。

今年4月,谭仔在深圳开出了第一家分店,当天排号超1300位,到今天其深圳店铺数已达3家。进入内地市场的谭仔延续了在香港的经营模式,菜品无太大变化之余,客单价也定位在54元左右,在高峰期也会让客人拼桌用餐,颇有港人试图榨干每一桌价值的风格。

但在角逐激烈、风格各异的内地粉面市场,谭仔能否凭着港式云南米线的商品特点,与高度标准化及可扩张的经营模式杀出一条血路仍是未知。此前,在2013年前后,谭仔三哥米线曾在上海拓展分店,最后却以结业结束。

除此之外,粉面赛道上的角逐对手们已经规模庞大、弹药充足。

“和府捞面”不久前宣布完成近8亿元E轮筹资,开出300多家店铺;“趣小面”已经悄悄在14个城市开了64家门店;“遇到小面”到今天筹资近5亿元人民币,开出近100家店铺。在2021年,“资本抢吃兰州拉面”的状况已经数见不鲜,而此时才刚刚入场的谭仔米线能走多远有待察看。

在中国香港,谭仔米线或许是出现频率最高的米线店。每到早晚用餐高峰时段,操着半生粤语的员工阿姐快速穿梭在塞满食客的门店中,年龄身份各异的客人拼桌用餐,熟练地选择鱼蛋等五花八门的配菜与米线搭配,不时有人被特辣汤底刺激到发出“嘶嘶”声。如此的场景几乎每隔几条街都能看到。

目前,香港人就要把谭仔米线吃上市。9月13日,港交所披露,谭仔国际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最快于下周招股,国泰君安国际为其独家保荐人。

谭仔国际是中国香港连锁速食品牌“谭仔云南米线”及“谭仔三哥米线”的运营商,这两个品牌均来源于1996年在深水埗创立的谭仔米线店。2008年,谭氏家族因经营理念分歧,拆分为现在的两个品牌,2021每年平均被日本丸龟制面母公司东利多斥资11.1亿港元回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中虹股票财经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gpjumeibaobei.com/shares/20210916/130.html